服务热线
029-85338456

休刊?转型?疫情笼罩下的纸媒再陷困境!

3月1日出版的《吉林日报》在2版刊发了《新文化报》休刊公告:根据市场现状,《新文化报》自2020年3月1日起休刊。 这份由新文化报社2月29日出具的公告意味着,超过30年历史的《新文化报》正式休刊。在此之前,作为吉林知名纸媒,该报曾颇受市场青睐。在该报的自我介绍中曾提到:“日均发行量逾40万份,2010年广告上版营业额突破了2.2亿元。”

事实上,在2020年开年就已经有一批纸媒告别了读者的视线:《新生活报》、《天府早报》、《自贡晚报》、《吉安晚报》、《七都晚刊》、《城市快报》……都不约而同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停刊。

而突如其来新冠疫情的影响对江河日下的纸媒显然带来了更大的冲击。

对于纸媒来讲,新闻生产编辑流程受限于时效性,绝大多数用户都已经在新媒体渠道获得了大量资讯,除了拥有特殊政治特性的党委机关报,普通读者一般情况下已经无需通过纸媒获取 最新信息。在疫情发展早期, 拥有老年读者群体的纸媒正常出版发行还有着特殊的社会意义 ,但 随着形势发展,休刊已经成为必备的选项 。

追寻纸媒休刊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媒体需求被严重削弱,除了少量中老年读者外的大部分用户不再青睐纸媒。二是战疫防控形势严峻,社会治理管控严格,纸媒正常发行遭遇难题。另外,纸媒编辑流程需要人群聚集,亦不符合当下政策要求。三是休刊可帮助报社节约运营成本,从印刷、发行角度计算,绝大多数纸媒每发一份就亏一份,这也是一笔经济账。

更可悲的是,有业内人士指出:“疫情开始以来,没有报纸也一样引导舆论,丝毫没有影响,这次疫情彻底打垮了纸媒”。

那么,面对风起云涌的“停(休)刊潮”,主编们何去何从?大致说来,有这三个方向可走:

1、继续坚守阵地:

这条路难度较低,基本相当于“跳槽”:找到相似的职位,继续从事类似的工作,可谓轻车熟路。但风险依然存在,因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纸媒的没落是行业大势,不可逆转;如果不是“吃皇粮”(有财政补贴)、高枕无忧,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面对新兴媒体的强势冲击只有招架之功,断没有还手之力,建议还是趁早另寻出路吧!只有一种情况例外:主编年纪较大,“安全第一”,不想再折腾,凑和再干几年就退休。

2、转岗:

一种是转行不转岗,即在原单位或行业内转岗,比如转到行政或其他部门:此种方式转岗成本较小,眼前风险较低,但长远前景仍未必看好。

一种是转行又转岗,此种方式转岗成本较大、风险较高,但一旦成功,未来收益也更大。拥有敏锐的新闻洞察能力和良好的文字功底,以及较强的组织协调能力,从纸媒行业离开后,有很多主编选择去企业工作,开启新的职业生涯,例如:从事市场策划、营销、管理咨询等等;其中有一部分主编整合自己的技能,利用多年积累的人脉,转行从事其他行业,比如说做投资或创业等。

3、转投新媒体:

纸媒停刊后,有少部分人转做传统媒体电子版方面的工作,也有转做新媒体人,但新媒体的人才更需要年轻人加入,面对着新的平台和网络新词等,很多“老主编”很难快速地适应。当然,年龄只是一个参考,不是主要的,更不是绝对的,更主要是看思维是否年轻、活跃、与时俱进。毕竟,从传统媒体,到网络媒体,再到自媒体,从社交媒体到新媒体平台的逐步铺设,信息的传播再次达到一个新的颠覆高度。眼下,对主编而言:博客已然式微,微博红利期已过,微信公众号需要长期的耕耘和积累,去抖音、快手之类微视频平台当主播、抛头露面甚至搔首弄姿,对主编又难免有些“斯文扫地”,还真拉不下这张脸,呜呼哀哉……

我们注意到,疫情期间,几乎所有的纸媒在宣布休刊时,都会表示“休刊不休息”,纸媒旗下的客户端、微信公众号、微博、短视频账号等新兴媒体会投入到战疫报道中。我们从这次疫情中的媒体表现也发现:无论纸质报是否恢复,移动端事实上已成为都市类媒体媒体抗疫的主战场。以浙江老牌都市媒体《钱江晚报》为例,在疫情期间虽然报纸为配合疫情防控,从2月5日起连续休刊12天,但是却迎来了新媒体内容生产、用户增长和传播数据的井喷:其微信公号不到一个月已出现近200条10W+稿件,最高一条达到454万阅读,旗下的小时新闻APP疫情频道阅读也已过亿……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陕西登报中心029-85338456 » 休刊?转型?疫情笼罩下的纸媒再陷困境!

陕西登报中心 22年金牌口碑

登报业务遍及榆林、延安、汉中、宝鸡、咸阳、商洛、安康、西安、渭南等陕西全域,所登报纸为市级、省级,国家级报纸。公开发行,工商税务认可,权威有保障!

联系我们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